您可以选择到

TAG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中华放生网 > 佛教经文 > 佛经 >

成唯识论--第一卷

发布时间:2014-05-10 15:11 类别:佛经 作者:慈心网

 第一卷 成唯识论
 
  稽首唯识性。满分清净者。我今释彼说。利乐诸有情。
 
  今造此论。为于二空有迷谬者生正解故。生解为断二重障故。由我法执。二障具生。若证二空。彼障随断。断障为得二胜果故。由断续生烦恼障故。证真解脱。由断碍解所知障故。得大菩提。又为开示谬执我法迷唯识者。令达二空。于唯识理如实知故。复有迷谬唯识理者。或执外境如识非无。或执内识如境非有。或执诸识用别体同。或执离心无别心所。为遮此等种种异执。令于唯识深妙理中得如实解。故作斯论。若唯有识。云何世间及诸圣教说有我法。颂曰。
 
  ◎由假说我法◎有种种相转◎彼依识所变
 
  ◎此能变唯三◎谓异熟思量◎及了别境识
 
  论曰。世间圣教说有我法。但由假立。非实有性。我谓主宰。法谓轨持。彼二俱有种种相转。我种种相。谓有情命者等。预流一来等。法种种相。谓实德业等。蕴处界等。转谓随缘施设有异。如是诸相。若由假说。依何得成。彼相皆依识所转变而假施设。识谓了别。此中识言亦摄心所。定相应故。变谓识体转似二分。相见俱依自证起故。依斯二分施设我法。彼二离此无所依故。或复内识转似外境。我法分别熏习力故。诸识生时变似我法。此我法相虽在内识。而由分别似外境现。诸有情类无始时来。缘此执为实我实法。如患梦者患梦力故。心似种种外境相现。缘此执为实有外境。愚夫所计实我实法都无所有。但随妄情而施设故。说之为假内识所变似我似法。虽有而非实我法性。然似彼现。故说为假。外境随情而施设故。非有如识。内识必依因缘生故。非无如境。由此便遮增减二执。境依内识而假立故。唯世俗有。识是假境所依事故。亦胜义有。
 
  云何应知实无外境唯有内识似外境生。实我实法不可得故。如何实我不可得耶。诸所执我略有三种。一者执我体常周遍。量同虚空。随处造业受苦乐故。二者执我其体虽常而量不定。随身大小有卷舒故。三者执我体常至细如一极微。潜转身中作事业故。初且非理。所以者何。执我常遍量同虚空。应不随身受苦乐等。又常遍故应无动转。如何随身能造诸业。又所执我。一切有情为同为异。若言同者。一作业时一切应作。一受果时一切应受。一得解脱时一切应解脱。便成大过。若言异者。诸有情我更相遍故。体应相杂。又一作业一受果时。与一切我处无别故。应名一切所作所受。若谓作受各有所属无斯过者。理亦不然。业果及身与诸我合。属此非彼不应理故。一解脱时一切应解脱。所修证法一切我合故。中亦非理。所以者何。我体常住。不应随身而有舒卷。既有舒卷如橐籥风。应非常住。又我随身应可分析。如何可执我体一耶。故彼所言如童竖戏。后亦非理。所以者何。我量至小如一极微。如何能令大身遍动。若谓虽小而速巡身如旋火轮。似遍动者。则所执我非一非常。诸有往来非常一故。
 
  又所执我复有三种。一者即蕴。二者离蕴。三者与蕴非即非离。初即蕴我。理且不然。我应如蕴非常一故。又内诸色定非实我。如外诸色有质碍故。心心所法亦非实我。不恒相续待众缘故。余行余色亦非实我。如虚空等非觉性故。中离蕴我。理亦不然。应如虚空无作受故。后俱非我。理亦不然。许依蕴立。非即离蕴。应如瓶等非实我故。又既不可说有为无为亦应不可说是我非我。故彼所执实我不成。
 
 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。为有思虑。为无思虑。若有思虑。应是无常。非一切时有思虑故。若无思虑。应如虚空。不能作业亦不受果。故所执我理俱不成。
 
 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。为有作用。为无作用。若有作用。如手足等。应是无常。若无作用。如兔角等。应非实我。故所执我二俱不成。
 
 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。为是我见所缘境不。若非我见所缘境者。汝等云何知实有我。若是我见所缘境者。应有我见非颠倒摄。如实知故。若尔如何执有我者。所信至教。皆毁我见。称赞无我。言无我见能证涅槃。执著我见沈沦生死。岂有邪见能证涅槃。正见翻令沈沦生死。
 
  又诸我见。不缘实我。有所缘故。如缘余心。我见所缘。定非实我。是所缘故。如所余法。是故我见。不缘实我。但缘内识变现诸蕴。随自妄情种种计度。
 
  然诸我执略有二种。一者俱生。二者分别。俱生我执。无始时来。虚妄熏习内因力故。恒与身俱。不待邪教及邪分别。任运而转。故名俱生此复二种。一常相续。在第七识。缘第八识。起自心相。执为实我。二有间断。在第六识。缘识所变五取蕴相。或总或别。起自心相。执为实我。此二我执。细故难断。后修道中。数数修习胜生空观。方能除灭。分别我执。亦由现在外缘力故。非与身俱。要待邪教及邪分别。然后方起。故名分别。唯在第六意识中有。此亦二种。一缘邪教所说蕴相。起自心相。分别计度。执为实我。二缘邪教所说我相。起自心相。分别计度。执为实我。此二我执。粗故易断。初见道时。观一切法生空真如。即能除灭。如是所说。一切我执。自心外蕴。或有或无。自心内蕴。一切皆有。是故我执。皆缘无常五取蕴相。妄执为我。然诸蕴相。从缘生故。是如幻有。妄所执我。横计度故。决定非有。故契经说。刍当知。世间沙门婆罗门等所有我见。一切皆缘五取蕴起。
 
  实我若无。云何得有忆识诵习恩怨等事。所执实我既常无变。后应如前。是事非有。前应如后。是事非无。以后与前体无别故。若谓我用。前后变易。非我体者。理亦不然。用不离体。应常有故。体不离用。应非常故。然诸有情。各有本识。一类相续。任持种子。与一切法。更互为因。熏习力故。得有如是忆识等事。故所设难。于汝有失。非于我宗。
 
  若无实我。谁能造业谁受果耶。所执实我。既无变易。犹如虚空。如何可能造业受果。若有变易。应是无常。然诸有情。心心所法。因缘力故。相续无断。造业受果。于理无违。
 
  我若实无。谁于生死轮回诸趣。谁复厌苦求趣涅槃。所执实我既无生灭。如何可说生死轮回。常如虚空。非苦所恼。何为厌舍求趣涅槃。故彼所言常为自害。然有情类。身心相续。烦恼业力轮回诸趣。厌患苦故求趣涅槃。由此故知定无实我。但有诸识无始时来。前灭后生。因果相续。由妄熏习。似我相现。愚者于中妄执为我。
 
  如何识外实有诸法不可得耶。外道余乘所执外法。理非有故。外道所执云何非有。且数论者。执我是思。受用萨埵剌阇答摩所成大等二十三法。然大等法三事合成。是实非假。现量所得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大等诸法多事成故。如军林等。应假非实。如何可说现量得耶。又大等法若是实有。应如本事非三合成。萨等三即大等故。应如大等亦三合成。转变非常。为例亦尔。又三本事。各多功能。体亦应多。能体一故。三体既遍。一处变时。余亦应尔。体无别故。许此三事体相各别。如何和合共成一相。不应合时变为一相。与未合时体无别故。若谓三事体异相同。便违己宗体相是一。体应如相。冥然是一。相应如体。显然有三。故不应言三合成一。又三是别。大等是总总别一故。应非一三。此三变时。若不和合成一相者。应如未变。如何现见是一色等。若三和合成一相者。应失本别相。体亦应随失。不可说三各有二相。一总二别。总即别故。总亦应三。如何见一。若谓三体各有三相。和杂难知。故见一者。既有三相。宁见为一。复如何知三事有异。若彼一一皆具三相。应一一事能成色等。何所阙少。待三和合。体亦应各三。以体即相故。又大等法皆三合成。展转相望。应无差别。是则因果。唯量诸大。诸根差别。皆不得成。若尔。一根应得一切境。或应一境一切根所得。世间现见情与非情。净秽等物。现比量等。皆应无异。便为大失。故彼所执。实法不成。但是妄情计度为有。
 
  胜论所执实等句义。多实有性。现量所得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诸句义中。且常住者。若能生果。应是无常。有作用故。如所生果。若有生果。应非离识实有自性。如兔角等。诸无常者。若有质碍。便有方分。应可分析。如军林等。非实有性。若无质碍。如心心所。应非离此有实自性。
 
  又彼所执地水火风。应非有碍。实句义摄。身根所触故。如坚湿暖动。即彼所执坚湿暖等。应非无碍。德句义摄。身根所触故。如地水火风。地水火三对青色等。俱眼所见。准此应责。故知无实地水火风与坚湿等。各别有性。亦非眼见实地水火。又彼所执实句义中有碍常者。皆有碍故。如粗地等。应是无常。诸句义中色根所取无质碍法。应皆有碍。许色根取故。如地水火风。
 
  又彼所执非实德等。应非离识有别自性。非实摄故。如石女儿。非有实等。应非离识有别自性。非有摄故。如空华等。彼所执有应离实等无别自性。许非无故。如实德等。若离实等。应非有性。许异实等故。如毕竟无等。如有非无。无别有性。如何实等有别有性。若离有法有别有性。应离无法有别无性。彼既不然。此云何尔。故彼有性。唯妄计度。又彼所执实德业性。异实德业。理定不然。勿此亦非实德业性。异实等故。如德业等。又应实等非实等摄异实等性故。如德业实等。地等诸性。对地等体。更相徵诘。准此应知。如实性等。无别实等性。实等亦应无别实性等。若离实等有实等性。应离非实等有非实等性。彼既不尔。此云何然。故同异性。唯假施设。又彼所执和合句义。定非实有。非有实等诸法摄故。如毕竟无。彼许实等现量所得。以理推徵。尚非实有。况彼自许和合句义。非现量得。而可实有。设执和合是现量境。由前理故。亦非实有。然彼实等。非缘离识实有自体现量所得。许所知故。如龟毛等。又缘实智。非缘离识实句自体现量智摄。假合生故。如德智等。广说乃至缘和合智非缘离识和合自体现量智摄。假合生故。如实智等。故胜论者。实等句义。亦是随情妄所施设。
 
  有执有一大自在天。体实遍常。能生诸法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若法能生。必非常故。诸非常者。必不遍故。诸不遍者。非真实故。体既常遍。具诸功能应一切处时。顿生一切法。待欲或缘方能生者。违一因论。或欲及缘亦应顿起。因常有故。余执有一大梵。时方。本际。自然。虚空。我等。常住实有。具诸功能。生一切法。皆同此破。
 
  有余偏执明论声常。能为定量。表诠诸法。有执一切声皆是常。待缘显发。方有诠表。彼俱非理。所以者何。且明论声。许能诠故。应非常住。如所余声。余声亦应非常。声体如瓶衣等。待众缘故。
 
  有外道执地水火风极微实常。能生粗色。所生粗色。不越因量。虽是无常。而体实有。彼亦非理。所以者何。所执极微。若有方分。如蚁行等。体应非实。若无方分。如心心所。应不共聚。生粗果色。既能生果。如彼所生。如何可说。极微常住。又所生果。不越因量。应如极微。不名粗色。则此果色。应非眼等色根所取便违自执。若谓果色量德合故。非粗似粗。色根能取。所执果色。既同因量。应如极微。无粗德合。或应极微。亦粗德合。如粗果色。处无别故。若谓果色遍在自因。因非一故。可名粗者。则此果色体应非一。如所在因。处各别故。既尔。此果还不成粗。由此亦非色根所取。若果多分合故成粗。多因极微。合应非细。足成根境。何用果为。既多分成。应非实有。则汝所执前后相违。又果与因俱有质碍。应不同处。如二极微。若谓果因体相受入。如沙受水。药入镕铜。谁许沙铜体受水药。或应离变。非一非常。又粗色果。体若是一。得一分时。应得一切。彼此一故。彼应如此。不许违理。许便违事。故彼所执。进退不成。但是随情虚妄计度。
 
  然诸外道品类虽多。所执有法。不过四种。一执有法与有等性。其体定一。如数论等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勿一切法即有性故。皆如有性。体无差别。便违三德我等体异。亦违世间诸法差别。又若色等即色等性。色等应无青黄等异。二执有法与有等性。其体定异。如胜论等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勿一切法非有性故。如已灭无体不可得。便违实等自体非无。亦违世间现见有物。又若色等非色等性。应如声等非眼等境。三执有法与有等性。亦一亦异。如无惭等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一异同前一异过故。二相相违。体应别故。一异体同。俱不成故。勿一切法皆同一体。或应一异是假非实。而执为实。理定不成。四执有法与有等性。非一非异。如邪命等。彼执非理。所以者何。非一异执。同异一故。非一异言。为遮为表。若唯是表。应不双非。若但是遮。应无所执。亦遮亦表。应互相违。非表非遮。应成戏论。又非一异。违世共知有一异物。亦违自宗色等有法决定实有。是故彼言唯矫避过。诸有智者勿谬许之。
 
  余乘所执离识实有色等诸法。如何非有。彼所执色。不相应行。及诸无为。理非有故。
 
  且所执色。总有二种。一者有对。极微所成。二者无对。非极微成。彼有对色。定非实有。能成极微非实有故。谓诸极微若有质碍。应如瓶等是假非实。若无质碍。应如非色。如何可集成瓶衣等。又诸诸极微若有方分。必可分析。便非实有。若无方分。则如非色。云何和合承光发影。日轮才举照柱等时。东西两边光影各现。承光发影处既不同。所执极微定有方分。又若见触壁等物时。唯得此边。不得彼分。既和合物。即诸极微。故此极微必有方分。又诸极微。随所住处。必有上下四方差别。不尔。便无共和集义。或相涉入。应不成粗。由此极微定有方分。执有对色。即诸极微。若无方分。应无障隔。若尔。便非障碍有对。是故汝等所执极微。必有方分。有方分故。便可分析。定非实有。故有对色。实有不成。五识岂无所依缘色。虽非无色。而是识变。谓识生时。内因缘力。变似眼等色等相现。即以此相为所依缘。然眼等根。非现量得。以能发识。比知是有。此但功能。非外所造。外有对色理既不成。故应但是内识变现。发眼等识。名眼等根。此为所依。生眼等识。此眼等识。外所缘缘理非有故。决定应许自识所变。为所缘缘。谓能引生似自识者。汝执彼是此所缘缘。非但能生。勿因缘等亦名此识所缘缘故。眼等五识了色等时。但缘和合似彼相故。非和合相。异诸极微。有实自体。分析彼时。似彼相识。定不生故。彼和合相既非实有。故不可说是五识缘。勿第二月等能生五识故。非诸极微共和合位。可与五识各作所缘。此识上无极微相故。非诸极微有和合相。不和合时无此相故。非和合位与不合时。此诸极微体相有异。故和合位。如不合时。色等极微。非五识境。有执色等一一极微。不和集时。非五识境。共和集位。展转相资。有粗相生。为此识境。彼相实有。为此所缘。彼执不然。共和集位。与未集时。体相一故。瓶瓯等物。极微等者。缘彼相识应无别故。共和集位。一一极微。各各应舍微圆相故。非粗相识。缘细相境。勿余境识缘余境故。一识应缘一切境故。许有极微。尚致此失。况无识外真实极微。由此定知自识所变似色等相。为所缘缘。见托彼生。带彼相故。然识变时。随量大小。顿现一相。非别变作。众多极微合成一物。为执粗色有实体者。佛说极微。令其除析。非谓诸色实有极微。诸瑜伽师。以假想慧。于粗色相。渐次除析。至不可析。假说极微。虽此极微。犹有方分而不可析。若更析之。便似空现。不名为色。故说极微是色边际。由此应知诸有对色。皆识变现。非极微成。余无对色。是此类故。亦非实有。或无对故。如心心所。定非实色。诸有对色。现有色相。以理推究。离识尚无。况无对色。现无色相。而可说为真实色法。
 
  表无表色。岂非实有。此非实有。所以者何。且身表色。若是实有。以何为性。若言是形。便非实有。可分析故。长等极微不可得故。若言是动。亦非实有。才生即灭。无动义故。有为法灭。不待因故。灭若待因。应非灭故。若言有色。非显非形。心所引生。能动手等。名身表业。理亦不然。此若是动。义如前破。若是动因。应即风界。风无表示。不应名表。又触不应通善恶性。非显香味。类触应知。故身表业定非实有。然心为因。令识所变手等色相。生灭相续。转趣余方。似有动作。表示心故。假名身表。语表亦非实有声性。一刹那声。无诠表故。多念相续。便非实故。外有对色。前已破故。然因心故。识变似声。生灭相续。似有表示。假名语表。于理无违。表既实无。无表宁实。然依思愿善恶分限。假立无表。理亦无违。谓此或依发胜身语善恶思种增长位立。或依定中止身语恶现行思立。故是假有。世尊经中说有三业。拨身语业。岂不违经。不拨为无。但言非色。能动身思。说名身业。能发语思。说名语业。审决二思。意相应故。作动意故。说名意业。起身语思。有所造作。说名为业。是审决思所游履故。通生苦乐异熟果故。亦名为道。故前七业道。亦思为自性。或身语表。由思发故。假说为业。思所履故。说名业道。由此应知实无外色。唯有内识变似色生。
 
  不相应行亦非实有。所以者何。得非得等。非如色心及诸心所体相可得。非异色心及诸心所作用可得。由此故知定非实有。但依色等分位假立。此定非异色心心所有实体用。如色心等。许蕴摄故。或心心所及色无为所不摄故。如毕竟无。定非实有。或余实法所不摄故。如余假法。非实有体。
 
  且彼如何知得非得。异色心等。有实体用。契经说故。如说如是补特伽罗成就善恶。圣者成就十无学法。又说异生不成就圣法。诸阿罗汉不成就烦恼。成不成言。显得非得。经不说此异色心等。有实体用。为证不成。亦说轮王成就七宝。岂即成就他身非情。若谓于宝有自在力。假说成就。于善恶法。何不许然。而执实得。若谓七宝在现在故。可假说成。宁知所成善恶等法。离现在有。离现实法。理非有故。现在必有善种等故。又得于法有何胜用。若言能起。应起无为。一切非情。应永不起。未得已失。应永不生。若俱生得为因起者。所执二生。便为无用。又具善恶无记得者。善恶无记应顿现前。若待余因。得便无用。若得于法是不失因。有情由此成就彼故。诸可成法。不离有情。若离有情。实不可得。故得于法。俱为无用。得实无故。非得亦无。然依有情可成诸法。分位假立三种成就。一种子成就。二自在成就。三现行成就。翻此假立不成就名。此类虽多。而于三界见所断种未永害位。假立非得。名异生性。于诸圣法未成就故。
 
  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同分。契经说故。如契经说。此天同分。此人同分。乃至广说。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同分。为证不成。若同智言。因斯起故知实有者。则草木等应有同分。又于同分起同智言。同分复应有别同分。彼既不尔。此云何然。若谓为因。起同事欲。知实有者。理亦不然。宿习为因。起同事欲。何要别执有实同分。然依有情身心相似。分位差别。假立同分。复如何知异色等有实命根。契经说故。如契经说。寿暖识三。应知命根。说名为寿。此经不说异色心等。有实寿体。为证不成。又先已成色不离识。应此离识无别命根。又若命根异识实有。应如受等。非实命根。若尔。如何经说三法。义别说三。如四正断。住无心位。寿暖应无。岂不经说识不离身。既尔。如何名无心位。彼灭转识。非阿赖耶。有此识因。后当广说。此识足为界趣生体。是遍恒续异熟果故。无劳别执有实命根。然依亲生此识种子。由业所引功能差别。住时决定。假立命根。
 
  复如何知二无心定。无想异熟。异色心等有实自性。若无实性应不能遮心心所法。令不现起。若无心位。有别实法。异色心等。能遮于心。名无心定。应无色时。有别实法。异色心等。能碍于色。名无色定。彼既不尔。此云何然。又遮碍心。何须实法。如堤塘等。假亦能遮。谓修定时。于定加行。厌患粗动心心所故。发胜期愿。遮心心所。令心心所渐细渐微。微微心时熏异熟识。成极增上厌心等种。由此损伏心等种故。粗动心等暂不现行。依此分位。假立二定。此种善故。定亦名善。无想定前。求无想果故。所熏成种。招彼异熟识。依之粗动想等不行。于此分位。假立无想。依异熟立。得异熟名。故此三法。亦非实有。